當前位(wei)置︰首頁 > 新聞頻道 >國(guo)際(ji)新聞 >正文(wen)
關注宜賓(bin)新聞網(wang)
轉發(fa)微博
“意外走紅(hong)”的德國(guo)小伙︰“面對疫情,我們(men)都(du)是中國(guo)”
2020-02-28 09:12來源︰中國(guo)新聞網(wang)

近(jin)日,一huan)問悠翟zai)旅德的華(hua)僑華(hua)人和留(liu)學生(sheng)中廣(guang)為傳播。在(zai)視頻中xiao) 鹿guo)小伙托比(bi)(Tobi)和他的伙伴(ban)們(men)為全(quan)球(qiu)華(hua)人捐(juan)款捐(juan)物的愛心接(jie)力(li)而感動,同時也為外界因疫情對中國(guo)的不實(shi)攻擊甚至歧(qi)視而感到憤慨。

點(dian)擊進(jin)入下一頁

圖為視頻截圖。受訪者供(gong)圖

“此時此刻,面對疫情,我們(men)都(du)是中國(guo)!I am China!”托比(bi)用“#I Am China”(我是中國(guo))的標簽,在(zai)不同的國(guo)際(ji)社交媒(mei)體上傳遞對中國(guo)抗擊疫情的聲援。視頻很(hen)快在(zai)華(hua)人微信群和公眾號成為“爆款”,在(zai)新浪微博和B站亦收獲(huo)大量(liang)轉發(fa)和點(dian)贊。中國(guo)駐德國(guo)大使館(guan)亦關注到此事,並(bing)轉載(zai)至公眾號,很(hen)快成為“十萬加(jia)”熱rang)攀悠怠M斜bi)本人亦接(jie)到多家媒(mei)體采訪的邀約。

“完全(quan)沒有想到會有這(zhe)麼大的反響(xiang)。”當地(di)時間9日在(zai)德國(guo)接(jie)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,托比(bi)坦言,自己做自媒(mei)體剛(gang)一年,做這(zhe)個視頻的時候,只是想著這(zhe)是自己應該(gai)做的事情,“哪(na)怕只有一百個、一千個人看到,也是好的,這(zhe)也是我的一份貢獻。”

點(dian)擊進(jin)入下一頁

圖為視頻截圖(翻拍自網(wang)絡)。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

生(sheng)活在(zai)德國(guo)西(xi)南部巴符州斯圖加(jia)特的托比(bi)曾在(zai)北京清(qing)華(hua)大學留(liu)學,目前是一位(wei)幸福(fu)的中國(guo)女(nv)婿,有著籍貫中國(guo)山西(xi)的太太和兩(liang)個可愛的混血寶(bao)寶(bao)。

一年前,托比(bi)開始(shi)將一部分精力(li)用于經營自己的自媒(mei)體賬(zhang)號,“這(zhe)也是我的興趣所(suo)在(zai),因為通過拍視頻,我可以給中國(guo)人介紹(shao)德國(guo),讓(rang)德國(guo)人看到真實(shi)的中國(guo)。”

在(zai)托比(bi)發(fa)布(bu)在(zai)新浪微博賬(zhang)號“Hey_Tobi”的視頻中xiao) 扔ldquo;德國(guo)上大學花錢嗎”“啤(pi)酒節三大套路(lu)”這(zhe)樣的“生(sheng)活服務類”題材,也有體驗(yan)50歲敞篷老爺車、探訪“不限速”的德國(guo)高速路(lu)這(zhe)樣的趣味探秘類題材。

一huan)問悠抵校(xiao) 斜bi)在(zai)斯圖加(jia)特的公園里邀請德國(guo)人品(pin)嘗中國(guo)燒(shao)烤,“他們(men)吃後不僅問我要秘方,還要和我學中文(wen)‘好吃’!”

談(tan)為何選擇(ze)拍攝與疫情相關的視頻,托比(bi)說(shuo),因為他通過媒(mei)體和朋友(you)了解到了在(zai)疫情出(chu)現後浮現的一些歧(qi)視性(xing)語言和行為,“毋庸置疑,這(zhe)是不huan)緣摹Ksuo)以我想做一個視頻來發(fa)出(chu)我的聲音,呼吁大家要理智(zhi),面對困難、面對災難,我們(men)應該(gai)團結(jie)在(zai)一起。”

“我們(men)不能改(gai)變(bian)中國(guo)和德國(guo)兩(liang)個國(guo)家之間地(di)理上的距(ju)離,但是我們(men)可以拉近(jin)人們(men)心與心的距(ju)離。”托比(bi)說(shuo),當2015年的《查理周(zhou)刊》恐襲事件(jian)發(fa)生(sheng)後,全(quan)世界用“我是查理”的口號表達了震(zhen)驚與同情,而在(zai)今天,一部分海外中國(guo)人卻(que)不得不用“我不是病毒”的口號去抗爭因疫情而起的排外情緒和種族歧(qi)視。“讓(rang)我們(men)一起對抗病毒,不要對抗人!”

視頻中xiao) 臚斜bi)一起喊(han)出(chu)“我是中國(guo)”的還有12位(wei)身份各(ge)異的德國(guo)人。托比(bi)說(shuo),他們(men)大都(du)和中國(guo)有xie)蚨嗷huo)少的關系,每個人都(du)是聯(lian)系中國(guo)和德國(guo)的紐(niu)帶。“有的人像我一樣和中國(guo)人組成了家庭,有的人喜歡(huan)學習中文(wen),有的人愛吃中國(guo)菜(cai),有的人去過中國(guo)旅游……”

“不論如何,他們(men)都(du)是願意為中國(guo)加(jia)油的德國(guo)人。”疫情肆虐(nuenue)之時,主動站出(chu)來反對歧(qi)視、為中國(guo)加(jia)油的,還有托比(bi)的德國(guo)老鄉阿福(fu)(托馬斯·德克song)。這(zhe)位(wei)行走在(zai)中德兩(liang)國(guo)間的“網(wang)紅(hong)”日前用英文(wen)錄制了一huan)翁 ldquo;隔離病毒,不隔離愛”的視頻,呼吁所(suo)有人︰“如果你無法直接(jie)對中國(guo)施以援手,那(na)就友(you)善地(di)對待因疫情受到jie)跋xiang)的人們(men)”。

在(zai)新冠病毒疫情出(chu)現後,托比(bi)已經發(fa)布(bu)了三則(ze)視頻,除了“我是中國(guo)”外,還有一則(ze)是介紹(shao)德國(guo)冠狀病毒研究專家如何分析此次疫情;另(ling)一則(ze)則(ze)是實(shi)地(di)探訪藥妝店(dian)和華(hua)人募捐(juan)的“德國(guo)口罩斷貨的背後是千萬顆(ke)牽掛中國(guo)的心”。

不同國(guo)籍的網(wang)友(you)紛zhui)贅斜bi)留(liu)言,表達支持。其(qi)中一位(wei)寫道︰“看到你提(ti)醒身處西(xi)方的人們(men)不要歧(qi)視戴口罩的人,這(zhe)真好。”

“很(hen)多網(wang)友(you)的留(liu)言是一樣的,就是‘中國(guo)加(jia)油!’我能感受到他們(men)的力(li)量(liang)、他們(men)的家國(guo)情懷,這(zhe)也是我做視頻的動力(li)。”在(zai)采訪的最後,托比(bi)說(shuo),自己想把同樣的祝福(fu)送給身處中國(guo)國(guo)內的所(suo)有人︰“我相信一切都(du)會好起來,中國(guo)加(jia)油!I am China!”(彭大偉)

編輯(ji)︰余麗 責任編輯(ji)︰李莎
  凡(fan)本網(wang)注明“來源︰宜賓(bin)新聞網(wang)”的所(suo)有作品(pin),均為宜賓(bin)新聞網(wang)合法擁有版權(quan)或(huo)授權(quan)使用的作品(pin),未經許可,禁(jin)止進(jin)行轉載(zai)、摘編、復制及(ji)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。
  凡(fan)本網(wang)注明“來源︰XXX(非宜賓(bin)新聞網(wang))”的作品(pin),均轉載(zai)自其(qi)它媒(mei)體,如涉及(ji)版權(quan)問題,請主動與我們(men)聯(lian)系。
欄gai)span>精選

内蒙快三平台

内蒙快三平台 | 下一页